打开心结 让生命在心中的舞台绽放

热度0票 浏览336次 时间:2018年8月03日 16:35
      ★本期讲述者:刘黎,女,56岁,退休工人
      ★采访感悟:每次遭遇挫折,都是一种成长的机会。不放弃、不失望,你会发现总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,尽情地绽放生命的精彩。

年轻时的心有种无际的飞扬,却被一场暧昧打乱

      我年轻的时候,喜欢音乐,喜欢文学,是个典型的文青。因家里条件好,上面两个哥哥就我一个女孩,爸爸妈妈特别娇惯我。遗传了我父母的优点,我个头高、皮肤好、眼睛大,在高中是大家公认的校花。
      从小无论走到哪里,都得到一片赞扬声,再加上父母对我的宠爱,我更是个内心骄傲的人。
      上初中开始,就有男同学给我传纸条,到了高中更是不乏追求者。什么事情都是有两面的,因为长得漂亮,得到许多赞誉,也因为长得漂亮早被男生关注,内心不安静,耽误了学习。
      高考落榜后,我还来不及忧伤,父母就让我参加一家国营企业的招聘,我凭自己的实力通过考试被录用。
      那时真是年轻,好像总也不用仔细想未来的生活。刚到工厂我被分在车间,噪音大、工作累,我有点受不了。喜欢写写画画的我,总想让领导把我调到厂办做个文秘工作,却又苦于没有门路。
      我们车间的贾主任,对我非常好,知道了我的想法答应帮我跟厂领导说说。不谙世事的我非常开心,有求于人家,就不自觉地跟贾主任走得比较近。
      那时厂里年轻女工多,是非也多,再加上我这人比较孤傲不太合群,大家对我有些看法。开始我没有当回事,后来竟然发现有人背后说我和贾主任的闲话。
      但我感觉贾主任人很好,好像对谁都挺好,如今想起来他对我还是有一份特别的关心。虽然以前有男生追求过我,那毕竟是上学的时候,彼此都很保守和单纯,没有真正谈过恋爱,更不说恋爱经验了。
      车间主任对我很好,有时候我早上不吃饭,他都会到外面买个热饼子悄悄递给我。我心里对他从开始的感激,到后来有了几分依恋,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情,总之那时候我感觉他很亲切,像个大哥哥。
      如今想想,那只是一种朦胧的情愫。当时单纯的我没想到,事情会因为一块花布走到了意想不到的糟糕地步,影响了我的名誉,甚至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      我们那个年代,不像如今随便都能买到好看的衣服。那时我们多是扯了布让裁缝给做衣裳,谁要是能让人到外地给买块漂亮的衣服料子,那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。那时,有人去外地出差,大家都会让他给捎好看的布料,尤其是去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买的布料既便宜又好看,我们几个年轻的女工都拿来做连衣裙,那时是非常时髦的事情。
      一次贾主任去北京出差,回来给我带了一块蓝底白花的布料,我给他钱他不要,说是送我的礼物,我非常喜欢就收下了,心想将来也买个同样价值的东西给他。当时高兴也没多想就把那块布料做了个连衣裙,我穿上大家都说好看。
      不料,本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,可是却被车间里一个和主任有矛盾的人传是非传给了主任的老婆,说我和主任怎么、怎么了……
      一天刚上班,主任老婆就到了厂里找我,见到我穿着那件连衣裙,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巴掌。那一巴掌把我打蒙了,我愣在了当场都不知道回应了。见我不说话,她更来劲,嘴里说着不堪的脏话,骂我是狐狸精勾引她男人……
      贾主任见状,用手捂住他老婆的嘴,把她拉了出去……
      事情后来被好事者越描越黑,我百口难辩。因为贾主任给我和他老婆买了同样花样的布料,只是颜色不同。
      后来,我和贾主任被人说得很不堪,好像我们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得事情。这事后来还闹到了厂领导那里,领导为了息事宁人给了贾主任一个警告处分,处分出来更坐实了我们的不良关系。
      我再也没有脸在车间干了,请了长假……

嫁给不爱的人,内心几多悲凉,心中仅有的骄傲已被现实打败

      我请了长假在家待了一段时间,每天听腻了父母的唠叨,我开始和一个女同学到西安进衣服,从摆地摊开始,就算是下海经商了。
      开始生意做得很顺,我很快就成了万元户,慢慢地资金积累到一定程度,最有钱的时候,我手里有几十万。要知道那时,上班族的工资一个月才几百元。有钱后内心有些膨胀,一个老乡说投资矿产能挣大钱,我一时头脑发热就把倒腾衣服挣的十几万元投到他们所说的矿上。
      没想到,那个矿口属于非法的,刚挖了几个月就被查封了,我几年的辛苦钱都打了水漂。后来,那个亲戚还借了我几万元,等我找他要钱的时候,他因为开私矿也被处分,不知去向。
      钱没了,名声也没了,我心里有了阴影,开始抑郁失眠,感慨命运的不公,更没有心思谈恋爱了。
      那时我三十大几了还没有结婚,没事就在娘家浑浑噩噩地过着没有希望的日子。爸妈从开始的宠溺纵容到后来的失望,再后来就是逼迫我结婚。
      为此,我妈经常以泪洗面,我爸唉声叹气,家里总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,我心一横想着嫁就嫁吧,省得一家人因为我不开心。于是,在亲戚的介绍下,我认识了如今的丈夫,他在一个事业单位上班,是从农村出来的,人特别老实,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不过我想或许跟着这样的人心里踏实吧。他对我和家人都好,最让我感动的是他听说了我的名声不好并不计较。以前相亲也看上一个条件差不多的,后来对方打听到我是因为作风问题失去了工作,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竟然就单方面不同意了。因此,我多年对感情的事情一直躲着不想涉及。
      找丈夫这样的老实人,我感觉耳根清净,当时因为生意不好,心里也没有安全感,就答应了这门婚事。用我妈的话说,起码人家有份工作,又不嫌弃我,将来有了孩子不愁吃饭。
      其实,嫁给他我心里有种不甘和悲凉,什么时候那个被人仰视的我变得如此卑微了。可是,那个时代就是那样,女人的名声被当做大事,我虽然感觉委屈,而面对现实我也只能认命。
      投资理财,找回自我,让平庸的日子过出几分滋味
      结婚后不久,我就怀孕了,生下了我的女儿,日子就这样不死不活地过着。
      每天就是照顾老人,应付丈夫和孩子,洗衣、做饭、拖地板。
      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,让人窒息绝望,心高气傲的我不甘心,孩子大点了,我就开始做点小生意。偶然能赚点,但赔的多,开始丈夫还把工资本让我拿着,后来看我经常把日子过得入不敷出,竟然把工资本藏起来,搞得我每花一分钱都要伸手向他要。
      那时,我就想要不回厂里工作算了。可是,找熟人打听以前工厂的情况,那时的工厂已经不景气,好多工人开始下岗。原来和我要好的几个姐妹都为我打抱不平,感觉那时我不该轻易把工作弄丢了。
      后来,到相关部门了解到,我有招工手续,是正式的员工,且当时因为那种事请假离岗,并没有辞去工作,只要补上中间几年的养老保险,我的工龄还能续上,以后自己交养老保险,退休后还会有份工资。于是,我找当时的厂领导,把我的情况说了,反正厂里也不景气,我就算提前下岗了。
      曾经那个心怀梦想的我,如今跌落在尘埃中,只能自己想办法爬起来,然后掸掸尘土继续前行。
      当初我并不爱丈夫,日子慢慢过着我很感念他对我的感情和为这个家的付出。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他不说话就去厨房做饭,等女儿放学,饭已经摆上桌。
      这样平常的日子,过着过着就习惯了,虽然偶然想起曾经的过往,内心总有不甘,但日子过到如此地步,我也认了。
      随着女儿上了中学,我的空闲时间也多了,就开始跟朋友一起办了个服装店,生意虽然不算太好毕竟有了稳定的收入。我不用再伸手向丈夫要钱了,爱美的我早已在岁月里打开了曾经的心结,开始穿上喜欢的衣服,开始让平常的日子过出几分精彩。
      偶然,我会给自己放假,带着女儿去旅行,去品尝别处的小吃,去感受别处的生活。从前记忆里的不堪与不甘在心中释然,看着女儿单纯的笑脸,再不堪的过往我都能放下了。
      这么多年,我卖过衣服、贩过水果、卖过保险,总之我一直在努力挣钱,孩子慢慢大了,她爸爸一个人的工资根本不够用。好在,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,如今的我投资很谨慎,总算是略有积蓄。
      慢慢地,我们家形成了一种默契,成了我主外、他主内的格局。他人实在,做得一手好饭,我和女儿都很享受他的手艺,每次他做了特别的饭,我都会鼓励几句,不像以前总是打击人家了,他也乐在其中。
      女儿去年考上了大学去了外地,开始,我心里空落落的,总想给女儿打电话。我想着这样下去不行,就和一个闺蜜一起报了歌唱班学习唱歌,到了这个歌唱班,看到了以前的几个老同事,她们也是孩子大了没事来这里丰富业余生活的。
      说起从前的种种,像一场梦一样,更像是说别人的故事,到了这时我知道心中的伤疤已经在岁月里愈合。

找回曾经的梦,让生命在心中的舞台上绽放

      如今,我一边练习唱歌,一边报了个模特队,跟着大家练功。因为从小就喜欢唱歌,跟着老师学习几首歌后,再和闺蜜们去唱歌我已经敢拿着麦克风大声唱了,再也不像以前只有听人家唱的份。
      在闺蜜小李的鼓动下,我去年还参加了一个旗袍秀表演。开始,在老师的指点下,练习身段、学习模特步,从开始的动作生硬到如今的表演自如。
      通过参加这些活动,我认识了一群热爱生活、喜欢旗袍的姐妹们,我们一起参加活动、一起表演、一起买布头做衣服,真是乐在其中。
      前一段市里搞了一个活动,邀请我们旗袍队的姐妹去表演,在那样高规格的舞台上,我和姐妹们穿着漂亮的旗袍,撑着油纸伞踩着那首江南丝雨的曲调摇曳走过舞台,台下的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。那一瞬间,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,那些年轻时做过的梦,一瞬间和眼前的情景重叠起来,让我找到了那种生命绽放的感觉。(记者 孙云苓 本文所涉及的姓名均为化名)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闻挑错 / 新闻线索提供】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网站声明
    龙8国际官网欢迎您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龙8国际官网欢迎您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龙8国际官网欢迎您新闻网-龙8国际官网欢迎您日报 ”。
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龙8国际官网欢迎您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山西龙8国际官网欢迎您日报社 版权所有 
未经龙8国际官网欢迎您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
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中国.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:14083041 ·晋ICP备06003572号